<track id="3lr53"><track id="3lr53"><output id="3lr53"></output></track></track>

      <address id="3lr53"></address>

        <form id="3lr53"><form id="3lr53"></form></form>

        刑事辯護中心

        當前位置: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 > 刑事辯護中心 > 毒品犯罪 > 律師辯護詞 > 

        張xx、汪xx等販賣、運輸毒品罪一案

        時間:2018-05-29 16:56發布: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
          

        排除非法證據申請書

         

          人: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律師張宰宇、金貴仁,聯系電話15002325303

        請求事項

        1.請求公訴人提供抓獲視頻、稱量視頻的原始錄音錄像

        2.請求排除下列非法證據:嫌疑人汪xx201411月16日14時43分至16時46分、2014年11月17日04時27分至05時24分、2014年11月17日06時04分至06時35分的供述;

        事實與理由

        xx涉嫌販賣運輸毒品一案,重慶市人民檢察院第五分院已向貴院提起公訴,作為嫌疑人汪xx的辯護人,申請人認為汪xx201411月16日14時43分至16時46分、2014年11月17日04時27分至05時24分、2014年11月17日06時04分至06時35分不能作為本案判決的依據,應當依法予以排除。

          一、嫌疑人供述的排除理由

        在會見過程中,嫌疑人xx介紹,其因涉嫌販賣運輸毒品罪2014111522時30分左右被帶至重慶市公安局萬xx經濟開發區分局禁毒支隊。因不配合警方的意圖錄口供,警方便不讓其睡覺,2014年11月16日凌晨4時許,辦案人員孫xx和另一名警察將汪xx帶到分局車庫,兩辦案人員將汪xx雙手反銬后將汪推倒在地上,采用騎到到身上、用拳頭突起部分勒壓肋骨、抓住頭發以額頭撞地、用腳踢、將鞋子塞進口中等方式折磨汪xx至當日7時許,然后將汪xx送回審訊室,不讓其睡覺至當日21時許。

        2014年11月16日21時后,孫xx等三名辦案人員開車約20分鐘將汪xx帶至一個辦案基地,采用灌涼水、吹冷空調、坐老虎凳、皮帶抽腳板心、電擊手腕、用拳頭勒壓肋骨等方式折磨至2014年11月17日凌晨,汪xx不堪忍受,在警方引誘下同意配合警方意圖錄口供。

         二、申請排除此份證據的相關線索、材料

        (一)使用暴力和暴力相威脅

        1.抓獲視頻一04:26-04:42 、抓獲視頻二00:00-00:10警察將汪xx按進車中用刑,這里能非常清晰的聽見汪xx被用刑時發出的慘叫聲,所以在這里視頻被剪輯。

        2.抓獲視頻四 01:15-01:25 警察帶四嫌疑人到垃圾堆現場詢問是誰的包包,四嫌疑人都說不知道,警察威脅說:你還曉不得,老子給你一耳匙。

        3.抓獲視頻四03:52-03:57警察又說,扳不落,日你媽喲,一個都扳不落。

        4.抓獲視頻四04:16-04:35 警察要求汪xx配合現場照相,汪xx不從,警察就高聲喊:打!然后就是對汪xx一陣暴打,能非常清晰的聽見汪xx被暴打時發出的慘叫聲,所以在這里視頻被剪輯。

        5.抓獲視頻五 00:00-00:35 汪xx不配合照相,警察威脅說,你越恁個,你越要遭,能看見汪xx嘴上有血。

        6.抓獲視頻五03:48 警察右手指到汪xx威脅說:日你媽喲,你還....,今天才開始哦……

        7.抓獲視頻五05:00-05:40汪xx不配合照相,05:06警察拍打其頭部,05:13能看見嘴上有血, 05:40警察由指到汪xx威脅說:沒得事,沒得事,你拽!你拽!

        抓獲視頻說明:僅僅是因汪xx不配合拍照,而不是汪xx拒捕,警察就使用暴力和使用暴力相威脅汪xx配合,沒有任何一條法律條文規定,因為不配合照相,警察就可以使用暴力和使用暴力相威脅一個公民,警察使用暴力和使用暴力相威脅的行為,足以給嫌疑人汪xx造成巨大心理壓力,迫使汪xx在訊問時作出有罪供述。

        (二)疲勞審訊和篡改、添加、引誘供述

        審訊同步錄音錄像時長00:33:13,筆錄時間才33分鐘,而汪xx就深度哈欠22次,睜不開眼11次(同步視頻一04:50-05:26、12:50-13:42、同步視頻二06:53-07:03),問完打印時睡了時長50秒被驚醒(同步視頻二07:26-08:16),結合補充卷三 第48頁汪xx體檢表,白細胞、紅細胞數目偏高、平均紅細胞體積、紅細胞血紅蛋白含量減少的情況,能印證汪xx所說從2014.11.15 日22:00被控制開始至作完本次筆錄為至,長達32小時,警方沒有讓汪xx睡覺。

        審訊同步錄音錄像還能證明警方使用了暴力:

        1.審訊同步視頻中能非常清晰的看見汪xx額頭正中有包塊。

        2.審訊同步視頻一19:58-20:10能看見汪xx手腕上有傷痕。

        3.審訊同步視頻還能證明警方添加、篡改了嫌疑人供述,并引誘嫌疑人汪xx的供述作到與客觀事實一致。

        該視頻能證明:供述系采用不讓睡覺的疲勞審訊非法方法收集、印證警察先使用暴力讓汪xx屈從后再作筆錄。

        (三) 以關押方xx相威脅、以釋放方xx相引誘供述

        2014.11.17 下午稱量視頻一 00:02:52-00:03:00

        汪:把我媳婦放了?

        警:咹

        汪:把我媳婦放了

        警:啷個耶?

        汪:把我老婆放了沒得?

        汪:開頭說好的。

        警:開頭啷個給你說的。

        汪:說的是照到你說的說,只要我把口供一錄完,手寫材料拿你,就放。

        警:哈兒老子不放了,信不信?你緊到給我兩個說。

        警察:緊倒攝起做啥子!

        據汪xx說,警察說完這些馬上就對其扇耳光、灌冷水,所以在這里的視頻被剪輯。

         “哈兒老子不放了,信不信?你緊到給我兩個說”這句對白表明一是警察認可曾經許諾按照警察說的錄口供,配合警察意圖錄完口供就釋放汪xx媳婦,二是表明警察準備不講信用。

        2014.11.18 下午看守所同步錄音錄像一 00:07:20-00:10:42

        警:啊,對了喲,等我明天不是又要過來咹,你不是啰唣人了,你啰唣人噻 (另一民警:剛剛給你說了的,我要了我同學的電話,到時通過我的同學,他是管教干部,可以直接給你說,你這樣就整起就不對了噻,是不是?。?,你恁個整起都很煩噻,是不是這個道理啊,我聲音又澀了,我又不想大聲武器的給你說。

        汪:我曉得咹,之前我都配合你們了的

        警:曉得你配合了的,我們說了的話都兌了現的(08:45-08:50), 昨天我就給你說的很清楚,為什么車子要開扣押,是因為車子不比得其它小東西,我不開手續到時你老漢說不是個奔馳,是另外哪樣的東西。我拿哪樣來還他啊。

        這兩份視頻對話,能印證警方以關押方xx相威脅、以釋放方xx相引誘汪xx配合警方意圖錄口供,從而證明警方采用以關押汪xx媳婦方xx的方法相威脅、以釋放汪xx媳婦方xx相引誘的手段騙取汪xx口供。

        根據汪xx2014.11.16 11:49-12:23的第一份筆錄并未作有罪供述和上述三份視頻,辯護人認為,偵查人員的行為違反了《刑事訴訟法》第50 嚴禁刑訊逼供和以威脅、引誘、欺騙以及其他非法方法收集證據”、第121 錄音或者錄像應當全程進行,保持完整性”的規定。xx201411月16日14時43分至16時46分、2014年11月17日04時27分至05時24分、2014年11月17日06時04分至06時35分的供述是偵查人員刑訊逼供的結果。

        基于上述事實和理由,根據《刑事訴訟法》第五十四條、第五十六條第二款的規定,現向貴院申請排除上述非法證據,請予準許。

          此致

        重慶市第x中級人民法院

                                    申請人: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

                                                張宰宇  金貴仁律師

        二〇一六年三月七日

         

         

         

         

         

         

         

        xx涉嫌販賣運輸毒品案辯護詞提綱

         

         

         

        關于汪xx涉嫌販賣運輸毒品犯罪一案的辯護詞

         

        尊敬的審判長、審判員:

        根據《律師法》和《刑事訴訟法》的規定,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接受犯罪嫌疑人汪xx親屬方xx的委托,指派張宰宇、金貴仁律師擔任汪xx涉嫌販賣運輸毒品一案的辯護人,在辦案過程中辯護人數次往返公訴機關和審判機關,五檢院和五中院的工作人員,總是不厭其煩的為我們觀看錄音錄像、查閱紙質證據提供方便,充分保障了閱卷權,對被告人的辯解權利、辯護人的辯護權利給予了充分的尊重。這些權利的保障對辯護人還原本案的法律事實提供了及其重要的幫助,這對于維護我的當事人的合法權益至關重要,請法庭允許我借此機會向我們五檢院、五中院的工作人員良好工作風貌點贊,真誠地說一聲“謝謝”。

        第一部分

        現有證據不足以認定被告人汪xx構成販賣運輸毒品罪

        下面我說說我的觀點,我的基本觀點是公訴方指控汪xx販賣運輸毒品罪的事實、情節不清楚,證據與證據之間、證據與案件事實之間存在矛盾,由證據得出的結論不唯一。依據《刑事訴訟法》第53條、第195條之規定,不能認定被告人有罪,依法應當作出證據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無罪判決。

        下面,辯護人依據汪xx涉案經過就毒品來源、毒品運輸、毒品交易環節中公訴人的證據沒有作到確實充分的情況進行陳述。

        一、xx涉案經過

          昆明市佳德祥保溫防腐工程有限公司負責人明xx因南京休假,工程負責人汪xx遂安排貨運司機蔡xx從昆明送保溫材料到重慶市鹿角鎮。(補充卷一P31H10)

        2014年11月15日xx出發前現裝好保溫材料,6:10左右駕駛云AXXXM 福田汽車出發,擬經云南-貴陽-綦江方向到重慶鹿角。(證據卷二P139H25-38)

        2014 11.15 早上xx攜妻子方xx從昆明出發回重慶看孩子,擬途徑貴陽-遵義-綦江-重慶。到綦江后給朋友張xx打電話,要張xx請客吃飯。吃完飯后,2014.11.15 20:08汪xx從萬盛高速入口回重慶。途中蔡xx打電話說他的貨車在一品收費站沒油了,就讓蔡xx在一品收費站下道加油, 2014.11.15 20:17 蔡xx在一品收費站出口。將車停在出口不遠的三角形花臺處。 

          汪xx讓張xx帶一個油桶來。2014.11.15 20:57 00汪xx在一品收費站出口等張xx油桶過來,2014.11.15 21:08 張xx在一品收費站出口后停車后,拿上油桶與汪xx一道去收費站問工作人員附近哪里有加油站,工作人員說加油站還有好幾公里,汪xx、張xx就打算回到停車處開車去買油,二人剛走到停車處,就連同蔡xx、方xx被警方控制。隨后從三角形花臺處搜出一個灰色電腦包,并當場從中發現了疑似毒品物,經提取檢測、稱量,疑似毒品物系甲基苯丙胺片劑,計3368.69克,含量12.8-13.7%不等。

        二、毒品來源環節,指控涉案毒品來源于汪xx上家的證據沒有作到確實、充分,沒有查實汪xx的上家,即涉案毒品來源的事實、情節不清楚。

        xx 自己供述的上家沒有查實

        依據汪xx的供述,毒品是汪xx在2014年11月14日,在云南昆明一個不知道名字的人手中購買的,手機上存有他的電話,存的名字叫友總,但是對一品現場的毒品是否來源于友總,警方卻沒有進一步查實(證據卷一 P57H22-24 汪xx訊問筆錄)。

        三、毒品運輸環節,指控一品現場發現的毒品系xx運輸或在汪xx的控制下運輸到一品的證據沒有作到確實、充分,因為xx的訊問筆錄能證明汪xx沒有把毒品裝在貨車上,即涉案毒品運輸的事實、情節不清楚

        證據卷二 xx訊問筆錄 139頁第23-28行有警方與蔡xx這樣一段對話:

          問:這些保溫材料是你出發前已經裝好車還是?

          答:不是的,是我在出發時現裝的。

          問:你裝車之前車上是否有東西,是否是空車?

        答:車子都是停放在廠里面的,當時車上沒有東西,是空車

        通過這段對話,我們可以得出這樣一些信息,蔡xx出發前才將保溫材料裝到車上,裝好后6:10出發,而汪xx供述的是當天早上起床后發現蔡xx已經出發了,因此,公訴方的證據不能證明一品現場發現的毒品系從云南搭乘福田貨車而來。

        需要說明的是,公訴人指控用的是補充卷第一卷第20頁蔡xx詢問筆錄,該筆錄不應當采信。

        其一,該筆錄關于裝貨時間是2014.11.14還是2014.11.15蔡xx用的“好像”,本筆錄時間2015.05.13 ,而證據卷二 xx訊問筆錄 139頁的記錄時間發生在2014.11.15,顯然蔡xx的對才發生的事情記憶應該比2015年5月13日記得更準確,且按法發〔2010〕20號關于辦理死刑案件審查判斷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12 證人的猜測性、評論性、推斷性的證言,不能作為證據使用”之規定,不應當采信。

        其二,按照“疑點利益歸于被告的原則,也不應當采信。

        四、毒品交易環節,指控汪xx將涉案毒品帶到一品現場的證據沒有作到確實、充分

        (一)公訴方的證據不能證明是汪xx把裝毒品的灰色電腦包丟到現場的

        1.證據卷第一卷 xx訊問筆錄能證明是汪xx

          第6頁第3行、21-22行、第11頁第18行、第12頁第18-19行、第28頁第11-12行張xx供述,不知道誰把裝有毒品的灰色電腦包丟到貨車旁邊的樹叢中的;

        2.證據卷第二卷 xx詢問筆錄能證明是汪xx

          第172頁第2-5行:然后你們警察當著我的面問那四個人包里是什么東西,是誰的,但是那四個人都說不曉得。

          第172頁第11-12行:

          問 :你當時看見那個裝有紅色顆粒的包包是放在哪里的?

          答:就是放在兩個收費站之間一個三角形花臺上一塊牌牌后面的

          問:你看見是誰放在哪里的?

          答:沒有看見

        3.證據卷第二卷 xx訊問筆錄能證明是汪xx

          第114頁第6-9行

          問:你將車停在一品路邊后有沒有從車上拿出什么東西?

          答:沒有

          問:你將車停放在一品路邊后有人從你車上拿出什么東西嗎?

          答:我反正沒有看到,我離開的有一、二十分鐘時間。

        4.不能鑒定出灰色電腦包上有汪xx的指紋

          補充卷二189頁 辦案說明

        無法鑒定出裝有毒品的灰色電腦包上有汪xx的指紋

        (二)公訴方提供的通話清單證據,不能印證張xx供述與汪xx在電話中提到了毒品交易。

        依據張xx、汪xx的口供,兩人在電話中提到了毒品和交易,但是公訴方沒有張xx與汪xx的通話內容、通話清單對兩人的通話予以印證(證據卷一第5頁第1行、第16頁第15行、第22頁第9行)。這是最能印證汪xx一案的客觀證據,非常遺憾的是公訴人卻不能提供。

        (三)xx將裝有毒品的灰色電腦包事先丟到一品現場不符合常理。

          首先,汪xx、張xx共同出現在現場的原因是蔡xx的貨車沒有油了,汪xx讓張xx帶油桶到現場救急。詳見證據卷一第34頁第23-24、第39頁第20-21行。

        其次,在魚田堡豆花館分手后,雙方尚未就是否交易、毒品的交付具體地點、現金的給付等細節未達成一致,汪xx顯然不會冒著巨大風險,事先將裝有毒品的灰色電腦包丟到路邊草叢中。

        證據卷一 P27H18張xx訊問筆錄:我就給汪xx說錢還沒有準備好。

        證據卷一 P34H23 張xx訊問筆錄:(關于是否要交易),我當時沒有同意,汪xx就開著車走了。

          再次,雙方在一品現場見面后就應該直接說在哪里,不用到收費站去問,來回跑幾百米再商量是否交易,耽誤時間。

        證據卷二 xx訊問筆錄第139頁第6-14行、143頁第12-13行證明,汪xx、張xx在一品現場見面時,蔡xx不在現場,只有汪、張二人在,顯然兩人就應該對毒品藏匿地點、現金交付地點直接說明,完全用不著二人提著油桶跑到幾百米之外的收費站問完工作人員,在返回途中商量是否交易的問題。

        (四)指控裝有毒品的灰色電腦包系汪xx帶到現場的證據,只有張xx、汪xx的供述,該證據沒有作到確實充分。

        1.汪xx的有罪供述系非法證據,依法應當予以排除。汪xx的供述系非法證據的理由為:

        a.使用暴力和暴力相威脅

        從抓獲視頻中,可以看到警方對汪xx使用了暴力兩次、使用暴力相威脅4次,警察使用暴力和使用暴力相威脅的行為,足以給嫌疑人汪xx造成巨大心理壓力,被迫汪xx在訊問時作出有罪供述。

        b.疲勞審訊和篡改、添加、引誘供述

        審訊同步錄音錄像時長00:33:13,筆錄時間才33分鐘,而汪xx就深度哈欠22次,睜不開眼11次(同步視頻一04:50-05:26、12:50-13:42、同步視頻二06:53-07:03),問完打印時睡了時長50秒被驚醒(同步視頻二07:26-08:16),能印證汪xx所說從2014.11.15被控制開始至作本次筆錄為至長達32小時,警方沒有讓汪xx睡覺。

        該視頻能證明:供述系采用不讓睡覺的疲勞審訊非法方法收集、印證警察先使用暴力讓汪xx屈從后再作筆錄。

        審訊同步錄音錄像還能證明警方使用了暴力:

        ①審訊同步視頻中能非常清晰的看見汪xx額頭正中有包塊。

        ②審訊同步視頻一19:58-20:10能看見汪xx手腕上有傷痕。

        ③審訊同步視頻還能證明警方添加、篡改了嫌疑人供述,并引誘嫌疑人汪xx的供述作到與客觀事實一致。

        c.以關押方xx相威脅、以釋放方xx相引誘

        稱量視頻和看守所同步視頻,能證明警方采用以關押汪xx媳婦方xx的方法相威脅、以釋放汪xx媳婦方xx相引誘的手段騙取汪xx口供。

        警方的行為違反了《刑事訴訟法》第50 嚴禁刑訊逼供和以威脅、引誘、欺騙以及其他非法方法收集證據之規定,屬于非法證據,依法應當予以排除。

        2.張xx、汪xx庭前供述反復,互相不能印證,依法應當不予采信

        a.汪xx供述前后不一致,表現在:

         第一次口供:汪xx不知道草叢中的灰色電腦包是誰的。(證據卷一第39頁第8-9行)

          第二次口供:汪xx受楊xx委托到萬盛找張xx收其販賣麻古的錢,灰色電腦包是楊xx安排人放在草叢中的。(證據卷一第45頁第1、16-19行)

          第三次、第四次口供:盡管汪xx承認販賣毒品,但是第三次供述支付40.8萬購買,第四次又供述支付60萬購買。(證據卷一第48頁第10-13、第58頁第3行)

        第五次口供:汪xx說自己前述的販賣毒品不屬實。

        b.張xx供述前后不一致,表現在:

        xx前后共6份口供,但關于在魚田堡豆花館商量交易時方xx和羅xx的位置、發現毒品的位置、商定交易的物品等方面前后不一,口供不穩定。

        c.xx、張xx的口供不吻合、不能相互印證表現在:

        按照最高院法發〔2010〕20號《關于辦理死刑案件審查判斷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18條規定,應當認真審查被告人的辯解內容是否符合案情和常理,有無矛盾、與同案犯的供述和辯解以及其他證據能否相互印證。比較xx、汪xx的口供,二人在犯意的提起時間、犯意交易數量、商量交易數量的時間、商定的交易單價、交易的物品和方式、涉案毒品放置位置等方面互相不能吻合、印證。

        依據法發〔2010〕20號關于辦理死刑案件審查判斷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第22條“被告人庭前供述和辯解出現反復,庭審中不供認,且無其他證據與庭前供述印證的,不能采信庭前供述”之規定,張xx、汪xx的供述前后不一致、口供不穩定,互相不能印證,依法應當不予采信。

        五、現有證據得不出是汪xx將裝有涉案毒品的灰色電腦包帶到現場唯一結論

          辯護人認為,發現裝有灰色電腦包的現場不是封閉空間,地處交通要道,人來人往、車來車往,任何人隨時都可以到達現場,警方沒有事先對現場進行搜查、清場,不排除有第三人將灰色電腦包帶到現場并丟垃圾堆中。

        六、本案的證據缺陷,沒有客觀證據來證實系汪xx將涉案毒品放置到一品現場垃圾堆中。

        審判長,本案審理到此,控辯雙方之爭已經非常明確,即本案屬于事實之爭,本案的焦點,是不是汪xx將裝有涉案毒品的電腦包放置到現場的垃圾堆中?如果公訴人能證實是汪xx將裝有涉案毒品的電腦包放置到現場的垃圾堆中,那么關于毒品來源、毒品運輸、供述的反復和矛盾、非法證據這一切都可以忽略不計。

        《刑事訴訟法》148規定重大毒品犯罪可以采取技術偵查措施,法發〔2010〕20號關于辦理死刑案件審查判斷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35規定 法庭依法不公開的只是特殊偵查措施的過程及方法,鑒于張xx多次供述在交易過程中提到毒品、鑒于公訴人承認是通過技術偵查措施發現毒品位置的,因此,辯護人懇請合議庭要求公訴人提供,通過技術偵查措施收集到的  證明系汪xx把電腦包放到現場的  視頻或者音頻或者其他證據,以讓嫌疑人汪xx啞口無言、讓辯護人無話可說,讓聽眾席上的嫌疑人親屬心服口服。

        否則,對照本案,在xx完全否認犯罪,既沒有其他客觀證據佐證,又沒有排除所有合理懷疑的情況下,僅僅依靠同案被告人xx自相矛盾、疑點重重的主觀供述  孤證作為證據,就認定xx涉嫌販賣運輸毒品罪,會違背《全國部分法院審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專門強調“毒品犯罪案件中,只有在被告人的口供與同案其他被告人供述吻合,并且完全排除誘供、逼供、串供等情形,被告人的口供與同案被告人的供述才可以作為定案的證據”之規定。

        綜上所述,本案指控汪xx涉嫌販賣運輸毒品的證據與證據之間、證據與案件事實之間存在矛盾且沒有得以合理排除、由證據得不出系汪xx販賣運輸的唯一結論。公訴人的證據沒有達到法發〔2010〕20號關于辦理死刑案件審查判斷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五條規定的證據確實、充分”的證明標準。依據《刑事訴訟法》第53條、第195條之規定,不能認定被告人有罪,依法應當作出證據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無罪判決。

         

        第二部分

        合議庭不能采納辯護人上述辯護意見,堅持認定被告人有販賣運輸毒品行為,希望能考慮如下情節,建議對汪xx從輕或減輕處罰。

        一、從犯罪形態方面,即使汪xx涉嫌犯罪,也屬于犯罪中止

        證據卷一 xx訊問筆錄 5頁第23行、第11頁第11-12行:我(張xx)在路上就給他說我不準備作這個事情了,他(汪xx)說這個事情不安全邁?我說是,我不想整,我還有個朋友在路上的,我還要去接他,他就說好嘛,這個事情回頭說嘛。

        如果合議庭堅持采信張xx的訊問筆錄,請對以上筆錄予以重視,這段筆錄證明二人停止了交易,從犯罪形態上來講,屬于犯罪中止,依法應當減輕處罰。

        二、從毒品數量方面考慮,對汪xx從輕處罰   

        1.25%換算涉案毒品數量

        依據2006年8月最高人民法院刑一庭《關于審理若干新型毒品案件定罪量刑的指導意見》第二條“對新型毒品要做含量鑒定,確定單一型毒品還是混合型毒品;如果是混合型毒品,要鑒定主要毒品成份及比例”、 法發〔1994〕30號《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禁毒的決定>的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九條“海洛因的含量在25%以上的,可視為《決定》和本解釋所指的海洛因。含量不夠25%的,應當折合成含量為25%的海洛因計算數量?!敝幎?,計算xx涉嫌販賣運輸毒品的數量應為:3368.69×(12.8+13.7)÷2÷100÷25%1785.41克。

        2.應當扣除眼鏡的12000顆

        扣除眼鏡的12000顆,汪xx實際涉案數量1785.41×(24000/36000)=1190.27克

        3.按照武漢會議,對汪xx參與數量3368.69×2/3=2245.79減半處罰

          依據2015.05.18的武漢會議第“二(四)3.新類型、混合型毒品犯罪的死刑適用”條之規定“甲基苯丙胺片劑(俗稱“麻古”等)是以甲基苯丙胺為主要毒品成分的混合型毒品,其甲基苯丙胺含量相對較低,危害性亦有所不同。為體現罰當其罪,甲基苯丙胺片劑的死刑數量標準一般可以按照甲基苯丙胺(冰毒)的2倍左右掌握,具體可以根據當地的毒品犯罪形勢和涉案毒品含量等因素確定”,對汪xx處以刑罰時,應對其參與數量2245.79減半處罰。

        三、按數量排名

          相對于張xx、陽xx、唐xx、賀xx、陳xx、曹xx、劉xx、趙xx販賣運輸的4000克以上甲基苯丙胺,汪xx參與的是含量少一倍的甲基苯丙胺片劑2245.79克,汪xx的主觀惡性、社會危害程度較小,其排名應在趙xx之后,對其處罰亦應輕于趙xx。

        四、涉案毒品尚未流入社會便被公安機關當場查獲收繳,相對于販賣毒品流入社會造成二次侵害的社會危害性明顯要輕。

        五、被告xx屬于初犯、偶犯,其與真正以販毒為業的販毒分子不同,犯罪主觀惡性不深,與我國重點打擊毒品犯罪的累犯有本質的區別,辯護人建議合議庭在量刑時候給予考慮。

          此致

        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

                                       辯護人: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

                                                  張宰宇  金貴仁律師

        2016年03 月16日

        X 關閉
        挖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