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3lr53"><track id="3lr53"><output id="3lr53"></output></track></track>

      <address id="3lr53"></address>

        <form id="3lr53"><form id="3lr53"></form></form>

        民商事實務中心

        當前位置: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 > 民商事實務中心 > 勞動爭議 > 經典案例 > 

        余蜀萍與重慶市商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重慶市渝輝生活服務有限公司工傷保險待遇糾紛二審

        時間:2018-06-19 16:43發布: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
          
        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4)渝五中法民終字第04400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余蜀萍。
        法定代理人袁華(原告之子)。
        委托代理人唐正越,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安寧,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重慶市渝輝生活服務有限公司,住所地重慶市渝中區,組織機構代碼76591109-2。
        法定代表人吳洛加,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韋鋒,重慶百君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李彥佑,重慶百君律師事務所實習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重慶商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住所地重慶市渝中區,組織機構代碼75928143-4。
        法定代表人范光明,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韋鋒,重慶百君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李彥佑,重慶百君律師事務所實習律師。
        上訴人余蜀萍因與被上訴人重慶市渝輝生活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渝輝公司)、被上訴人重慶商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商投公司)工傷保險待遇糾紛一案,不服渝中區人民法院(2014)中區法民初字第02466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一審法院經審理查明:余蜀萍于1976年5月進入商儲公司工作。80年代末到商儲公司下屬的無獨立法人資格的二級分公司重慶金竹宮商業游樂公司從事門衛工作。1990年10月7日,余蜀萍在執行門衛制度時被內部職工打傷,住院治療一周后出院。1991年5月25日,余蜀萍在執行門衛制度時又被公司內部職工踢傷,在醫院門診進行了治療。1991年9月23日,余蜀萍向商儲公司提交《工傷退休報告》,要求辦理退休手續。同年10月23日,重慶市市中區醫務勞動鑒定委員會作出不符合工傷退休條件的結論并出具了區鑒字(91)356《重慶市市中區職工喪失勞動能力程度鑒定表》。
        從1992年6月起,余蜀萍再未到單位上班。1992年7月,余蜀萍從自家窗臺跳下摔傷。1993年4月,余蜀萍辦理了內退手續。1994年9月6日,余蜀萍再次向商儲公司提交《工傷退休報告》,要求辦理工傷退休。商儲公司表示同意余蜀萍進行工傷鑒定。當月27日,鑒定醫院診斷結論為:被鑒定者腦外傷后綜合癥,精神病,符合《職工工傷與職業病傷殘程度鑒定標準》第四級。同年11月6日,重慶市市中區醫務勞動鑒定委員會作出符合工傷退休條件的結論并出具了勞鑒字(94)92號《喪失勞動能力程度鑒定表》。同月23日,重慶金竹宮商業游樂公司申報余蜀萍的《工人退休報批表》。1995年2月20日,商儲公司批準同意為其辦理工傷退休。當月24日,重慶市市中區勞動局前述意見同意辦理工傷退休,并在該表上加蓋了退休審批專用章。同日,重慶市市中區勞動局還出具中區勞險(1995)140號《關于職工離、退休(職)的通知》,載明:根據國發(78)104號等文件精神,經審核同意商儲公司余蜀萍從1995年3月起退休,每月基本養老金216.66元(其中各項補貼42.5元),基本養老金給付項目以外的費用仍由用人單位按規定發給,未統籌費用32元。
        1997年8月,余蜀萍向商儲公司提交書面申請,要求參加1997年9月的工傷復查。同年10月15日,鑒定醫院出具診斷結論為:該病人系腦外傷綜合癥,精神病,符合國家《職工工傷與職業病傷殘程度鑒定標準》第四級。當月20日,重慶市渝中區勞動鑒定委員會作出“符合工傷退休條件”的結論并出具了勞鑒(97)工傷138號《喪失勞動能力程度鑒定表》。
        2004年,余蜀萍曾向該院提起訴訟,要商儲公司支付:一、1997年再次鑒定后應享有的一次性醫療補助金;二、賠償1991年至1998年的自費醫藥費、護理費、強行為其辦理退休的工資損失合計10萬元;三、支付其1999年再次被人打傷的傷害賠償和精神賠償費5萬元;四、支付其一次性醫療費每月1000元,計算至70周歲止,共計19.2萬元。該院受理后于2004年8月31日作出(2004)中區民初字第1712號民事判決書,駁回余蜀萍的訴訟請求,余蜀萍不服,提出上訴,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于2004年12月10日作出(2004)渝一中民終字第3706號民事判決書,駁回上訴,維持原判。2008年,余蜀萍再次向該院提起訴訟,要求商儲公司一次性支付工傷后續醫療費132000元(從2008年4月起算至70歲,按每月1000元計算);工傷就醫路費14280元(1991年4月至2008年3月,按每月70元計算);工傷治療期間的護理費及住院伙食補助費21700元;未予報銷的工傷治療費63000元。該院于2008年7月30日作出(2008)中區民初字第01422號民事判決書,駁回了余蜀萍的訴訟請求。余蜀萍不服,提起上訴。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于2008年11月6日作出(2008)渝五中民終字第2720號民事判決書,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余蜀萍仍不服,向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該院于2009年7月17日作出(2009)渝高法民申字第379號民事裁定,提審該案。2010年4月14日,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作出(2009)渝高法民提字第310號民事判決書,判決維持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2008)渝五中民終字第2720號民事判決。2014年1月14日,余蜀萍向重慶市渝中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院申請仲裁,當月22日,該院出具編號為2014-62號《證明》,證明該案無《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三)》第十二條第一款所規定情形。余蜀萍遂于2014年1月28日向該院起訴。
        另查明,2004年12月23日,重慶市商業委員會作出渝商發(2004)315號《關于同意重慶市商業儲運公司改革發展方案》的批復,即商儲公司“一分為四”,將余蜀萍劃入渝輝公司第二服務中心統一管理。2013年3月,渝輝公司將其管理的153名老工傷人員納入工傷保險統籌管理,并建立了工傷保險檔案,其中包括余蜀萍。
        再查明,2008年2月28日,重慶市公安局渝中區分局朝天門派出所出具報案證明,載明:余蜀萍于2007年4月26日前往其所在單位渝輝二中心領取工商報銷藥費時與出納陳小鳳發生糾紛,后打110報警并來我所報案,特此證明。
        庭審中,余蜀萍提交了一份重慶市渝中區醫療保險管理中心出具的余蜀萍2005年至2013年普通門診費用明細,費用總額為11961.64元,其中2006年7月13日至2007年6月21日的費用總額為6503.73元。余蜀萍還提交了一份重慶市渝中區醫保中心費用審核科出具的《證明》,其上載明2006年6月1日至2007年6月30日余蜀萍共發生醫療費用10850.49元。余蜀萍稱兩份證據上醫療費用金額不一致是因為醫保中心出具的費用明細未將全部醫療費用打印出來。被告對這兩份證據的真實性無異議,但是認為原告主張2013年1月27日之前的醫療費用已過訴訟時效,且原告并未提交報銷醫療費的票據和病歷等相關材料,無法核實費用金額。
        余蜀萍向一審法院訴稱,原告系重慶市商業儲運公司(以下簡稱商儲公司)的工傷職工,2005年由被告渝輝公司接管,報銷工傷產生的費用也由被告渝輝公司負擔。但被告渝輝公司接手后對原告極不負責,工傷檔案空白,以至于原告的工傷待遇糾紛無法維權。2007年4月,在原告墊付醫藥費要求被告渝輝公司支付后,遭遇被告渝輝公司出納陳小鳳毆打,后由派出所出警才解決此事。根據《重慶市國有企業老工傷人員納入工傷保險統籌管理實施意見》(渝人社發(2010)132號)的規定,被告渝輝公司應當將老工傷人員納入工傷保險統籌管理,對原告的并發癥進行鑒定及申報,直到2013年6月才為原告辦理了工傷保險手續,但被告渝輝公司并未就原告的并發癥進行鑒定,致使原告無法享受因治療并發癥產生的醫療費用。被告商投公司作為集團公司,在整合國有資產的同時應當保障工傷職工的合法權益?,F原告起訴來院,請求法院判決:一、被告渝輝公司賠償原告2007年4月至2013年6月期間的工傷醫療費74000元(按照每月1000元計算74個月);二、請求被告渝輝公司賠償原告2005年至2013年6月工傷治療就醫路費6860元(按照每月70元計算98個月);三、被告渝輝公司預支原告工傷就醫費2000元;四、被告渝輝公司對原告的工傷并發癥進行鑒定并賠償因并發癥產生的醫療費損失5000元,完善原告工傷參保相關手續;五、被告商投公司對上述請求承擔連帶責任。
        渝輝公司向一審法院辯稱,一、被告渝輝公司于2005年開始對原告進行管理,當時原告已經辦理了工傷退休的手續,并且享受了相應的工傷退休待遇;二、原告的部分訴訟請求已經超過了仲裁時效。本案原告起訴時間是2014年1月28日,故2013年1月27日之前產生的費用已經超過了仲裁時效;三、2013年3月,原告已經納入工傷保險待遇統籌管理范圍,之后因工傷產生的費用應當由社會保險機構報銷,被告渝輝公司只承擔協助報銷的義務;四、2013年4月之前的工傷醫療費和就醫路費,原告應當按照規定將因工傷產生的醫療費發票及病歷等相關材料交到被告渝輝公司進行報銷,公司將按照工傷保險的具體規定進行核實,但原告并未將上述材料提交到公司,現原告估算按照每月醫療費1000元、路費70元要求被告渝輝公司承擔責任,并無事實依據;五、原告的第三項和第四項訴訟請求既無法律依據,也無事實依據。綜上所述,請求法院依法駁回原告對渝輝公司的訴訟請求。
        商投公司向一審法院辯稱,原告與該公司并沒有任何勞動關系和工傷保險關系,因此原告要求被告商投公司對其訴訟請求承擔連帶責任并無法律依據,請求法院駁回原告對被告商投公司的訴訟請求。
        一審法院認為,工傷退休職工的工傷退休保險待遇受法律保護,職工本人有權主張自己的法定權利,但其主張請求不得超過法律規定的范圍和標準?,F原告要求被告渝輝公司支付2007年4月至2013年6月期間的工傷醫療費74000元(按照每月1000元計算74個月),本應提供因工傷產生的醫療費票據及病歷等相關材料以便按照相關政策核實報銷,但原告并未提供相應依據,而原告提交的重慶市渝中區醫療保險管理中心費用明細以及《證明》所載明的金額不一致,且無法證明系工傷醫療費,故該院對原告的該項訴訟請求不予支持。關于原告要求被告渝輝公司支付就醫路費6860元的請求,但原告并未提供實際產生路費的相應依據,該訴訟請求不予支持。關于原告要求被告渝輝公司預支原告工傷就醫費2000元的訴訟請求,并無法律依據,該院依法不予支持。關于原告要求被告渝輝公司對原告的工傷并發癥進行鑒定并賠償因并發癥產生的醫療費損失5000元,完善原告工傷參保相關手續的訴訟請求,根據《重慶市國有企業老工傷人員納入工傷保險統籌管理實施意見》(渝人社發(2010)132號)的規定,老工傷人員納入工傷保險統籌管理,由用人單位負責統一辦理納入統籌管理手續,并繳納統籌費用。對曾按照職工工傷與職業病致殘等級國家標準進行過傷殘等級鑒定的,原鑒定結論繼續有效。參保地工傷保險經辦機構負責統籌費用的核算工作,并對老工傷人員建立工傷保險檔案。本案中,被告渝輝公司于2013年3月向有關部門提交了《重慶市企業老工傷人員納入工傷保險統籌管理分批繳納統籌費用審核報批表》,已將包括余蜀萍在內的老工傷人員納入統籌管理范圍,并為原告建立了工傷保險檔案,故原告在此之后因工傷產生的費用應當由社會保險機構報銷,原告要求被告渝輝公司對原告的工傷并發癥進行鑒定并賠償因并發癥產生的醫療費損失5000元,完善原告工傷參保相關手續并無法律依據,該院依法不予支持。關于原告要求被告商投公司對上述請求承擔連帶責任的訴訟請求,因商投公司與原告之間并無任何關系,故原告的該項訴訟請求并無法律依據,該院依法不予支持。
        綜上所述,原告的訴訟請求不成立。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二條之規定,判決如下:駁回原告余蜀萍的全部訴訟請求。
        宣判后,余蜀萍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訴,認為其作為重慶市商業儲運公司的工傷職工,2005年由渝輝公司接管,報銷工傷產生的費用、完善工傷檔案資料、為上訴人進行并發癥鑒定等事宜均應由渝輝公司負責,商投公司作為集團公司,在整合國有資產的同時應當保障工傷職工的合法權益,也應承擔連帶責任,請求撤銷原判,改判支持其一審訴訟請求。
        渝輝公司答辯稱: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請求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商投公司答辯稱: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請求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工傷退休職工的工傷退休保險待遇受法律保護,職工本人有權主張自己的法定權利,但對于工傷退休保險待遇的確切
        本院認為,本案系工傷退休職工主張相應的工傷退休保險待遇引發的糾紛,案件的爭議焦點在于余蜀萍所主張的工傷保險待遇項目及金額的確定。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明”。本案中,余蜀萍雖就工傷醫療費、工傷治療就醫路費提出權利主張,但并未舉示相關費用實際發生的相應依據,本院依法不予采信。同時,鑒于渝輝公司2013年3月向有關部門提交《重慶市企業老工傷人員納入工傷保險統籌管理分批繳納統籌費用審核報批表》,已將包括余蜀萍在內的老工傷人員納入統籌管理范圍,并為其建立了工傷保險檔案,故其后余蜀萍因工傷產生的費用應當由社會保險機構報銷,其在本案中主張預支工傷就醫費、工傷并發癥鑒定等訴訟請求于法無據,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綜上,上訴人余蜀萍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本院予以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10元,由上訴人余蜀萍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肖 琴
        審 判 員  張澤兵
        代理審判員  鄧 瑀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五日
        書 記 員  朱 帝
        X 關閉
        挖矿